阿墨

好煩,
失眠的夜晚,
剛入眠便被工作單位的電話吵醒,
咄咄逼人的語氣總讓人不免感到作嘔,
疲倦感一擁而上淹沒了自己,
究竟為何要在此苟延殘喘呢?
為了那麼一些金錢是否值得?

妳何時愛上了他?
其實你早已分不清這究竟是愛情
還是長年的執念
多年的距離宛如鴻溝
他還是當年那個對你貼心的人嗎?
答案妳心知肚明
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最終也僅能成為回憶
妳終究得往前走
莫再回頭

#別人要如何看待你,對你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這是無法操控的他人課題。

# 許多人同樣以自己的脆弱 不幸 傷口 不得志的環境,還有心理創傷為武器,試圖控制他人,讓別人擔心 限制別人的言行,想支配他人,不能永遠以自己為中心,必須與世界和解,了解到自己是世界的一份子。

# 如果不能愛自己,也無法愛別人,若是不相信自己,也就難以相信他人,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並不是因為喜歡自己,所以眼中只有自己,而是由於無法如此接納自己,始終處於不安之中,才會完全只在意自己,所謂的自立,就是擺脫以自我為中心。

# 世界很單純,人生也一樣,可是要維持單純就很困難,因為平凡的日子就是考驗, 真正受到考驗的是持續走下去的勇氣。

#我們的時間有限,只要在時間受限的情況下,一切的人際關係都將以離別為前提,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在所有的邂逅與一切人際關係上,一心一意不斷朝著最美好的離別去努力。

因為想獲得認同而在意他人眼光,以他人所要求的方式度日,但一部分也是過度依賴,不敢自己承擔責任,並長期以過去創傷作為逃避自立的藉口,害怕與重要他人分離,如何處理自己的課題,還有一段路得走。

每日早出晚歸
疲憊但充實
忙碌的實習生活

過多預設立場,
只會讓自己躊躇不前。

每個生命都在努力的成長、綻放,
期間難免遇到大風大浪,
甚至夭折,
最後化為塵土,
如煙花剎那即逝,
美卻永刻在心,
我們是否不應那麼早便放棄一切?
失敗只是提醒自己該換另一種方式嘗試,
生離死別更提醒我們要把握與每個當下。

三月初大學生涯最後一場挑戰即將到來,
一月底的我仍想著逃避,
看著手機螢幕中的那人發呆,
覺得心動不已,
甚至在夢境也出現過他的蹤跡,
但那並不是真正的愛情,
僅能算是憧憬,
我所了解僅限於大螢幕上的他,
私底下除了他人拍的私服照外,
一無所知,
倘若硬稱其為愛,
那愛未免也過於膚淺了些,
期許自己能真正的長大,
不再依賴別人,
勇敢邁出獨自一人的那步。

BH6 無題

病態有

ooc有

廣(Hiro)單人

台灣譯名

廣至從正死去的那日開始 。

內心便出現了許多自我毀滅的想法  

 「如果當時我與你一起逝去

    那麼是否我現在就不會如此疼痛了呢?」

 這種想法一直在廣的心中無法消散

只是起初被找出害死正的憤怒驅使而淡忘

雖然在朋友們的勸說下原諒了卡拉漢教授

「正真的會因此開心嗎?

   當他毅然絕然衝進火場時

   有沒有想過會留下我一人?

   難道我的地位其實和普通人一樣?

   永遠陪伴著我只是...謊言嗎?」

廣陷入邏輯的死結中

無法掙脫

「如果正和杯麵都放棄我了

   那我為何還要掙扎?」

逐漸瘋狂的思想化為行動

「吶...正...我不想忘記你...

那就用身體刻下你存在的痕跡吧」

廣用著正遺留的工具小刀自傷

每隔一週就往自己手臂劃下一道紅痕

鮮紅的液體從嫩白的肌膚中滲出

滴落於地面

並逐漸蔓延開來

宛如彼岸曼珠沙華盛開

正...你看到了嗎...?

我愛你的證明.......